<button id="7iuhx"><object id="7iuhx"></object></button>
    <button id="7iuhx"><object id="7iuhx"></object></button>

    <tbody id="7iuhx"><pre id="7iuhx"></pre></tbody>

    <span id="7iuhx"><p id="7iuhx"></p></span>
    1. 用歌聲講好中國故事(名師談藝)

      來源: 人民日報2018-08-14 08:55:13
        

      優秀合唱作品往往與現實生活緊密結合,具有鮮明時代特征,合唱就是在用純美歌聲講述中國故事、傳播中國聲音

      我與童聲合唱結緣,既是偶然也是必然。我從小就喜歡音樂,母親會唱很多民歌,勞動時總是曲不離口,休息時也哼唱不斷,母親雖然沒有文化,但她會用歌聲傾訴自己的心聲。我幼時耳濡目染的是淳樸自然的民間音樂,后來接觸到引人向善的合唱音樂,從此在心中埋下合唱的種子。少年時期一位同學的母親是鋼琴教授,她發現我酷愛音樂便主動教我鋼琴和作曲,一直供養我讀上大學。“老師愛我,我愛孩子”,那時我就暗下決心,將來要培養更多孩子來報答老師。

      1983年,當時的中國少年兒童活動中心計劃創建高水平少年合唱團,我有幸擔任組建及教學工作,這個合唱團就是現在中國交響樂團附屬少年及女子合唱團前身。35年來,合唱團為祖國贏得很多榮譽,我也在從事這項極有意義的工作中獲得幸福感,實現自己的人生價值。

      未來屬于孩子,這是我的信念。美育的根本目的是培養孩子們高尚的情操、正確的審美觀以及團隊精神。合唱團如同一個充滿愛的大家庭,用歌聲將大愛的種子撒滿人間。在國內,我們一開始就到貴州、廣西為音樂教師演出,以推動邊遠地區國民音樂教育發展,也借此鍛煉隊伍,更是讓孩子們懂得什么是“愛”。第一次訪美期間,合唱團到一所養老院演出,一位老人在聽了孩子們演唱后感動地說:“我們是被遺忘的一群人,而中國小朋友卻把愛和溫暖送到我們心里。”每當看到不同膚色、不同國度、不同民族的孩子在臺上共同謳歌和平與友誼的動人情景時,我總是禁不住流淚,看到他們我就看到美好的未來。

      少年強則國強。我在創建合唱團時曾說,“大家起點都是一樣的,只要給予科學、優良的教育與訓練,就能達到國際水平。”用最優秀的師資教育孩子是我們專業藝術教育工作者的責任與擔當。1987年,合唱團第一次走出國門參加第三屆國際童聲合唱節演出,就獲得時任美國總統里根簽署的“最高鑒賞證書”。如今,已培養近5000名熱愛音樂的孩子,積累3000余首中外合唱精品,演出近千場,足跡遍及歐、亞、美等諸多國家,先后榮獲30余個國際獎項。2017年在意大利參加歐洲最高水平的第六十五屆圭多·達萊佐國際復調合唱比賽,戰勝其他13個國家14個成人合唱團,贏得總冠軍。這無疑是合唱團多年來堅持嚴格訓練的成果,體現了“一切從孩子抓起”這個顛撲不破的道理。

      習近平同志說過,文藝是最好的交流方式。合唱團就是在用純美的歌聲講好中國故事。優秀合唱作品往往與現實生活緊密結合,具有鮮明時代特征,以歌聲為紐帶傳播中國聲音和中國故事常常最為直接有效。我們第一次應邀赴美國演出時,《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等稱贊合唱團是在“以悅耳動聽的歌聲傳播友誼的種子”。我們應邀赴奧地利演出,時任總統基希施萊格及夫人特意從休假地趕來觀看演出,聽完音樂會后說:“這樣好的音樂會應該讓全維也納人聽到。”1996年赴意大利參加國際比賽時,當地一位近90歲的老奶奶說:“我這輩子有一個愿望,就是去一次中國,但沒能實現。今天聽到中國孩子們的歌聲,也算了卻了心愿。”——我們一次次在國際交流活動中深刻體會到音樂尤其合唱藝術的“橋梁”作用。1992年我與嚴良堃先生共同倡議舉辦中國國際合唱節,如今已舉辦14屆,旨在進一步通過歌唱促進跨文化交流與傳播。

      具體到合唱研究和教學,我有一些心得愿和大家分享,比如歌唱藝術的核心之一是對音樂“語感”的培養。語言是音樂風格的重要載體,我提出“音素中心部位處理法”,以有效適應合唱藝術共性規律的同時,突出不同合唱作品的風格個性。演唱中,我們一般強調字頭輕、字腹長、字尾收,但在實際處理作品時往往既要遵守語言發音規律,又要服從音樂形象需要,打破規律。通過大量不同風格的作品訓練,孩子們就能感受到這些微妙而又豐富的差別。當我們的合唱團演唱不同國家經典作品時,常常被國際同行評價為“純正的法國風格”“純正的意大利風格”……這并不是因為孩子們準確掌握了每一種語音,而是因為從音樂角度去認識語言,把握住了音樂的語感。

      合唱藝術以共性為基礎,講求“諧和”與“平衡”。合唱隊員只有相互傾聽、彼此感受并默契配合,才能展現和諧的藝術之美。交響樂亦如是,二者都體現共性與個性的完美統一。因此我認為交響樂與合唱的發展水平是衡量一個國家藝術整體水準的重要標志之一。我所做的只是基礎性工作,最終我們應建立起合唱指揮學、合唱訓練學、合唱風格學、合唱語言學、合唱創編學以及合唱美學等一整套學科。

      時間一晃,我與合唱團已共同度過35個春秋。在與孩子們一起蕩漾在音樂海洋的同時,我完成中國第一本《童聲合唱訓練學》書稿和音像制品,這是我“從孩子們中來,到孩子們中去”的結晶。今后,我要更加珍惜這有限時光,繼續以強烈的使命感做好手中這份事業,繼續和年輕朋友們一起追夢。

      楊鴻年,出生于1934年,祖籍江蘇六合。指揮家、音樂教育家,中央音樂學院終身學術委員,曾任世界合唱理事會學術委員會主席、世界音樂教育促進會副主席。創建并擔任藝術指導及常任指揮的中國交響樂團附屬少年及女子合唱團被譽為世界三大童聲合唱團之一。創編有《引子與托卡塔》等大量合唱作品,著有《合唱訓練學》《童聲合唱訓練學》《樂隊訓練學》等。曾獲“中國合唱終身成就獎”等。


      《 人民日報 》( 2018年08月14日 14 版)
      責任編輯:hnnew003

      相關新聞

      版權與免責聲明:

      1 本網注明“來源:×××”(非浙江頭條)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本網不承擔此類稿件侵權行為的連帶責任。

      2 在本網的新聞頁面或BBS上進行跟帖或發表言論者,文責自負。

      3 相關信息并未經過本網站證實,不對您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4 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等其它問題,請在30日內同本網聯系。

      激情欧美成人小说在线视频

      <button id="7iuhx"><object id="7iuhx"></object></button>
        <button id="7iuhx"><object id="7iuhx"></object></button>

        <tbody id="7iuhx"><pre id="7iuhx"></pre></tbody>

        <span id="7iuhx"><p id="7iuhx"></p></s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