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7iuhx"><object id="7iuhx"></object></button>
    <button id="7iuhx"><object id="7iuhx"></object></button>

    <tbody id="7iuhx"><pre id="7iuhx"></pre></tbody>

    <span id="7iuhx"><p id="7iuhx"></p></span>
    1. 寧波:“套路貸”?一年多時間40萬借款滾成500多萬

      來源: 2018-08-14 08:55:42
        

      寧波:“套路貸”?一年多時間40萬借款滾成500多萬

      “你再不還錢,我們就向法院起訴,拍賣你住的房子了。”

      直到今天,想起一個多月前的那個電話,寧波的老張依然感覺心驚膽戰——

      7月5日,暑假開始的日子,身為教師的老張(化名)驚悉,自家的房產證竟然握在了別人手中。

      再三追問下,這位教了一輩子書的中學教師徹底崩潰了,原來他的家庭早已陷入一場莫名的高額債務——去年初,妻子阿麗(化名)向生意場的熟人借了40萬元,而為了還上這筆錢,阿麗不僅把房產證偷偷給了對方做擔保,還前后借了10筆錢,還了380多萬元。可如今仍有欠款384萬元,并且在以每月24.6萬元的利息瘋狂增長著。

      從40萬滾到幾百萬,夫妻倆到現在也搞不明白,這到底是高利貸,還是傳說中的“套路貸”?

      打進錢江晚報熱線96068的老張筋疲力盡。他說,希望他們的遭遇能給所有人提個醒。

      飛來的百萬巨債

      老張一家人的生活原本幸福平靜。他在初中教科學,妻子阿麗(化名)經營著一家搬家公司。有個兒子是醫生,夫妻倆正琢磨著給兒子買套婚房,也期待著退休后的悠閑生活。

      可是,暑假開始的那一天,老張發現家里的房產證不見了。

      “去年初,我從銀行借出了100多萬元信用貸款,給老婆做生意用。因為7月13日貸款就要到期,放假這天我就問她要錢還款,可她支支吾吾拿不出來。”老張說,實在沒辦法,他便想把家里一套拆遷房賣掉還款,這才發現房產證不見了。

      一顆已埋藏了一年多的炸彈,就這樣引爆了。

      “老婆這才告訴我,她向別人借了錢,房產證押在對方手里。”老張有點懵。

      直到第二天下午,兩個看起來像黑社會的人握著老張的房產證和兩張欠條來到家里。“一進門,他們就要求我給借條簽字做擔保人,一共88萬元,否則,他們就不還房產證,還要把我們房子拍賣掉。”老張因為急著要回房產證被迫簽了字,當天匆匆把房子賣了,還了銀行貸款。

      這88萬元欠款是怎么來的?細問阿麗之后,老張才知道,家里的債務遠不止88萬元,而是幾百萬。

      “哪怕傾家蕩產也還不清。不如自殺算了!”

      承受著巨大的精神壓力,阿麗也扛不住了。7月14日,她留下了一封遺書,試圖跳樓。“悔不當初,是自己親手葬送了幸福的晚年生活,當借第一筆高利貸時,我已經踏入了墳墓……面對巨額債務,家里已無力償還,唯有一死才能解脫。”

      所幸,當天老張報警后,當地派出所的民警及時找到了在高樓上的阿麗。

      40萬借款一年翻了十多倍

      這一切的源頭,始于2017年初,阿麗向隔壁店鋪老板娘的兒子王某借了40萬元。

      “2016年我開始做紅酒批發,需要短期資金周轉。”阿麗說,當時約好是三分利,兩個月后還款。可兩個月后,阿麗資金沒到位,王某卻說這筆錢非還不可。

      “他介紹我向另一個姓林的人借錢,借47萬元,月息15%,當時我就說利息太高了,但他說是看在我認識小王的份上才借的,否則月息要20%到30%。”由于急需錢還款,想著紅酒生意也賺錢,阿麗又同意了,“他轉賬40萬元給我,又給了7萬現金,可這現金他當場又收了回去,作為當月利息。”

      阿麗沒想到,自己已經落入高利貸的圈套。

      一個月后,林某打電話催阿麗還利息,“我當時沒現錢,說要緩兩天,結果他說逾期要付違約金,每天罰息按利息總額的10%付。我說這太離譜了,之前也沒講過,他說這是規矩。”阿麗只好還了對方利息和兩天違約金,“我要轉賬,他不同意非得要拿現金。”

      到了6月,隔壁店鋪老板娘傅某熱心地問阿麗,“借的錢能還上嗎?如果有困難,我這里有閑錢可以先借你,不用那么急還。”眼看還不上林某的利息,還要交高昂的違約金,阿麗又同意了借款,向傅某借了45萬元,一部分還利息,一部分還林某。

      就這樣,貸了又貸,還了又還,到今年初,阿麗在這幾個人的利誘和威逼下,以“借新債還舊債”的方式向4個人借了7筆高利貸,欠下了高達184萬元的債務。阿麗每天都在借錢和還錢中過日子,可她發現自己根本還不完貸款,甚至連前面一些借貸的利息都還不上。

      “只要我沒按時付息,他們就不斷打電話催討,甚至直接到我辦公室來討債,還威脅我如果不給利息,就上我家鬧。”阿麗每天絞盡腦汁地想著怎么賺錢可以填補窟窿,對著家人還要強裝無事,接近崩潰。

      今年1月11日,王某給阿麗介紹了一家利息低的投資公司。

      “說最多只能借60萬元,用房產證作抵押,月息5%。”為了還掉高利貸,阿麗簽訂了借款合同,期限三個月。不過,合同上寫明三分利,實際五分利。同時,她當場簽訂了房屋租賃合同,相當于把自己住的按揭房子也“抵押”出去。而后,在同樣的操作模式下,阿麗先后兩次在這家投資公司簽訂貸款合同,借款五分利50萬元,三分利45萬元。

      自此,部分高利貸轉成155萬元較低利息貸款。期間,在對方的催討下,阿麗將拆遷房的房產證也交了出去做擔保,徹底陷入萬丈深淵。

      7月7日報警后,阿麗在老張的勸說下,對著賬本、發票算了一遍又一遍,可越算心越涼。過去一年多,阿麗陸續借入222萬元,期間已還款382萬元,可她仍欠著高利貸本金125萬元,欠息達104萬元。加上轉為普通借貸的155萬元,起初借的40萬元已經翻了12倍不止,共500多萬元。而剩下的貸款,每月還在新生24.6萬元的利息。

      是否屬“套路貸”還需調查認定

      在派出所民警的建議下,8月6日,老張和阿麗拿著一份厚厚的書面材料遞交給了寧波市海曙區打黑辦。“求助打黑辦,或許是我們最后的救命稻草。”老張說。

      寧波市海曙區打黑辦宋隊長告訴錢報記者,他們已著手調查,“阿麗前后借了10筆錢,情況比較復雜,可能需要一個月才能出調查結果。從目前了解的情況看,有一兩處環節存在肆意認定違約、敲詐勒索,符合‘套路貸’的基本特征。如果經過核實,確定屬于‘套路貸’犯罪,我們會立案偵查。如果不構成‘套路貸’犯罪,阿麗只能通過法院訴訟追回自己的利益。”

      記者就此事咨詢了浙江東鷹律師事務所律師倪越卿。倪律師分析,阿麗遭遇的情況,屬于利滾利、多次轉單平賬,很可能是“套路貸”圈套,“如果確實存在出借人利用格式合同制作陰陽合同、空白合同,并且上門逼債的情況,基本可以判定為‘套路貸’犯罪,涉及敲詐勒索罪、詐騙罪等罪名。”

      即使無法定性為“套路貸”犯罪,這十筆借貸的約定利息也遠超民間借貸的法律規定,是無效約定。倪律師說,根據相關法律規定:“借貸雙方約定的利率未超過年利率24%,出借人請求借款人按照約定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借貸雙方約定利率超過年利率36%,超過部分的利息約定無效。借款人請求出借人返還已支付的超過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不過,阿麗所付利息大多為現金支付。“這種自我保護意識比較差,如果沒有轉賬記錄,又沒有收條,追討起來會很困難。”倪律師說。

      責任編輯:hnnew003

      相關新聞

      版權與免責聲明:

      1 本網注明“來源:×××”(非浙江頭條)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本網不承擔此類稿件侵權行為的連帶責任。

      2 在本網的新聞頁面或BBS上進行跟帖或發表言論者,文責自負。

      3 相關信息并未經過本網站證實,不對您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4 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等其它問題,請在30日內同本網聯系。

      激情欧美成人小说在线视频

      <button id="7iuhx"><object id="7iuhx"></object></button>
        <button id="7iuhx"><object id="7iuhx"></object></button>

        <tbody id="7iuhx"><pre id="7iuhx"></pre></tbody>

        <span id="7iuhx"><p id="7iuhx"></p></span>